回到主页

一位横跨世纪的杰出钢琴教育家

青年时代的郭蕙英

我的恩师郭蕙英女士是一位了不起的钢琴演奏家、音乐教育家。她的了不起,并不在于她为中国的钢琴教育事业所做的杰出贡献,也不在于她培养的众多活跃在钢琴演奏界、立足在钢琴第一线教学的弟子们。她的了不起,在于她追求至善至美的艺术境界,在于她用伟大的品格和睿智指引并激励了一个又一个在音乐道路上或踌躇或彷徨的年轻人,引领他们真正认识音乐、了解音乐,点燃他们对于音乐的热爱和追求。我正是有幸得到郭蕙英老师无私教诲的千百学生中的一个,她的“重量弹奏法”,让我这一生无论是演奏还是教学都受益匪浅。每每想起,诚挚的敬意便油然而生。因为铭记,在音乐的道路上便不敢有丝毫懈怠;因为感激,更将牢记作为一名音乐教育工作者的责任。

 

郭蕙英(1924——2018)出生于河南开封,一九四三年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师从于范继森先生和李翠贞女士。当时两位前辈对她的影响非常之大,他们科学严谨、耐心细致、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在郭蕙英以后的教学生涯中得到传承。在校期间,郭蕙英参加了音乐学院举办的巴赫钢琴作品比赛,荣获第一名。此外,她还参加了接待蒋经国先生的音乐会,担任钢琴主奏,获得了一致好评。一九四七年毕业后,郭蕙英与她的同学陈贻鑫、杜鸣心、杨秉荪等投身于我国的音乐事业并很快成为音乐界的精英人才。

 

一九五四年郭蕙英任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钢琴教师,一九五八年至一九九零年任钢琴教研室主任,一九八七年被聘为音乐系教授。在担任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钢琴教研室主任的三十二年中,兼任江苏省音乐家协会理事、学术委员会委员、器乐委员会委员、江苏省业余钢琴考级评委会主任、南京师范大学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江苏省高校教师职称评审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一九八七年受国家教委委托,主编了全国中学教师专业考试用书《钢(风)琴教材》(1988年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并先后著有《钢琴教学中的技术训练和音乐表现》、《论钢琴的触键方法》等。

 

自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起,郭蕙英就一直活跃在钢琴演奏和钢琴教学的舞台上。演出的经典曲目有:肖邦的《C小调革命练习曲》、《诙谐曲》、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第三钢琴协奏曲》以及《青年钢琴协奏曲》。除钢琴独奏外,她还与许多著名的演奏家同台合作,如小提琴演奏家盛中国先生等,并经由省电台录制并播出。她的这些独奏与合奏作品都被录制成了唱片保留了下来。郭老师上课时常和我们提起那些沉淀在她记忆中的美好时光:“我曾在南京人民大会堂演奏贝多芬的《第三钢琴协奏曲》,担任协奏的是由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师生组成的民乐团,指挥是陈洪先生,演出现场气氛非常热烈,现在想起,心中依然激动不已。”若干年后,当我为了录制专辑而进入录音棚的时候,常常会回想起这些,并且深深地感受到郭老师曾说的这种神圣感与使命感,这可能就是恩师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吧。

 

如果说郭蕙英作为一位出色的演奏家,给我们带来的是音乐上美好的感受,那么作为一名为人师表的教育家,她给我们带来的是心灵上的历久弥新的震撼。

 

在郭蕙英四十多年的教学生涯中,她培养了海内外众多的钢琴人才。在我采访郭蕙英老师时,正巧碰到她的女儿,一位优秀的音乐教师万秀媚女士,她是这样和我说的:“因为家离学校比较近,几乎每天晚上母亲都要到学校去,主要是检查学生的练琴情况,看看学生是否都在努力学习,如果遇到学生有疑惑,则马上带到琴房加课,无论是主修钢琴专业的学生还是辅修钢琴的学生,她都是一视同仁,几十年如一日。”对于这点,现任教于苏州职业大学的郝思震教授回忆起来,感觉是尤为深刻,他说:“如果没有郭老师当年严格而又慈母般的悉心培养,也就没有我的今天,现在回想起来,心中时刻充满着感激”。其实,那个时代音乐教育界的前辈们都是非常敬业的,就像我的声乐教师顾松民。当时声乐是我的副科,且我的父母都是艺术学院毕业的声乐教师,但我自认为自己嗓音条件不够好,也不太喜欢声乐,可顾松民老师却坚持每周给我加上一节课,让我尽量赶上声乐主修的同学,从而燃起了我对歌唱的热爱。这可能就是南师大音乐系历代传承下来的优良传统吧。多少年过去了,这些往事时时浮现在眼前,让人心灵深深地触动。直至今日,已是教师的我,虽然经常被科研指标和硬性的学术论文所困扰,但一想到敬业的前辈们,就又重新鼓起了前行的勇气。

 

正是因为恩师们这种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才造就和培养了大批优秀的音乐人才。郭蕙英老师的学生中,有许多已是教育界和演奏界的名流,或在学校和文艺团体担任着教学或工作骨干。如:在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从事钢琴教学的就有五位是郭蕙英老师的学生。远在英国、日本和南非的弟子,现在在当地都从事着钢琴教育工作。还有在南京军区前线歌舞团、江苏省歌舞剧院的钢琴独奏或伴奏演员等,都有许多是郭老师的学生。每当大家在一起谈论起恩师时,敬佩和感动之情油然而生。

 

为此,我采访了两位郭老师的嫡传弟子,一位是江苏省钢琴协会副会长、现任南京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的刘一心先生,他说:“我自幼随郭老师学习钢琴直至研究生毕业。在漫漫二十几年的学习过程中,恩师如母亲般看着我从一个懵懂孩童长大成人。她除了教会我有关钢琴的知识之外,更是用她坚强的意志品质、正直的人格品性和柔和细腻的生活态度深深感染影响着我。她使我懂得怎样去弹好琴,如何用音乐来品位和思考人生以及把自己融入到时代和社会中去。感谢恩师,感谢具有如此高尚人格魅力和深厚专业技能的恩师——我的第二位母亲”。听完刘一心的这一番话,作为郭老师的弟子,我又何尝不是一样的感受呢!

 

第二位是钢琴演奏家、优秀共产党员廖礼峰先生,他是这样说的:“郭老师不但传授给我钢琴演奏技术和教学的本领,更是以一名老党员的身份,教会了我如何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共产党员!”

 

我也曾经问郭老师:“您退休后一直还从事钢琴教学,有过厌倦吗?”郭老师回答:“我毕生都把自己融入到了钢琴教育事业当中,一直教学到八十四岁,如果可以,我愿意一直都教下去。”郭老师没有食言,在九十岁住进医院老干部病房时,还坚持要用电钢琴保持每天的手指练习,并经常为大家解答一些钢琴方面的专业知识问题。

 

就是这样一位老师,一位钢琴界的常青树,一位跨世纪的钢琴教育家,无时无刻不在感动和激励着我们,我们为您而骄傲,我们为有您这样一位慈母般的老师而幸福,你跨越世纪的艺术魅力将永远影响着我们、激励着我们。

 

直至即将收笔之时,惊悉郭蕙英老师于今日下午(8月28日),因病抢救无效,不幸病逝! 享年94岁。根据其生前遗嘱:一切从简,不举办任何告别仪式和悼念活动,由其亲属从简处理善后。

 

这就是我们敬爱的恩师郭蕙英,其高尚的品德,将永远照亮我们前行的方向!

退休后的郭蕙英教授

所有文章
×

还剩一步!

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完成订阅。

好的